人世间:冯玥的获奖作文明明句句在夸妈妈为何周蓉却高兴不起来

2022年9月9日 by 没有评论

电视剧《人世间》里,还在读初中的冯玥以一篇《我的妈妈》获得全市初中作文比赛一等奖。然而对女儿这篇句句都在夸妈妈的好的获奖作文,周蓉却高兴不起来,更没有丝毫感动,只感慨女儿跟她不亲。被女儿夸得像朵花不好吗?这不能体现女儿对妈妈的爱?对周蓉来说还真不能,没在自己身边成长的女儿越是使劲地夸她,她就越感觉到距离感。

周蓉跟冯玥最长的相处是在贵州时,但这最长的相处也就两年。冯玥出生时,是1974年,周蓉和丈夫冯化成都在贵州插队,一家三口物质生活虽苦了些,但精神上却很满足。冯玥两岁大时,也就是1976年,周蓉带着丈夫和女儿回东北吉春娘家,中途冯化成因悼念周总理诗的事被抓,为营救丈夫,周蓉便把冯玥交给同行的郭诚也就是周志刚的徒弟带回吉春。冯玥到了周家后一呆就是十几年。

周蓉救冯化成时救了好长一段时间,冯化成出来后很快就被平反了,没有回贵州,而是回到自己老家北京。周蓉一个人在贵州要教书,没法照顾冯玥,也就没把女儿接回身边;高考恢复后,向往知识、也为了跟丈夫团聚的周蓉考上了北大,本科读完后读了硕士、又读了博士,要完成学业的周蓉也没有接回冯玥;毕业后周蓉带着事业不如意的冯化成回到吉春,在江辽大学任教,因两人一直分不到两房一厅,住在狭小的团结户里,没能给女儿一个独立空间,还是没有接回冯玥。

因常年跟着舅舅周秉昆、舅妈郑娟生活,冯玥跟舅舅、舅妈比较亲,跟父母则很生疏,还对父母十多年不把她带身边有所怨恨,同时还自卑。为报复父母,也为掩饰自己的自卑,让她的老师和同学知道,她也有妈妈,williamhill威廉希尔而且她妈妈很棒,冯玥借着《我的妈妈》作文比赛,专挑妈妈的优点写,把妈妈夸成一朵花——我的妈妈今年三十八岁,别人都说她漂亮,而我只觉得她美丽。我的妈妈1969年去了贵州,在那里做了八年的乡村教师,1978年考上北京大学,本科读完后读了硕士,接着读了博士,现在是江辽大学中文系最年轻的副教授……

1988年国庆节,周家人再次相聚在一起,本打算借此机会在时隔十九年后拍个全家福的,结果因周蓉和冯玥母女闹矛盾没拍成。当大家准备出发去拍照时,看电视剧看入迷的冯玥,想看完最后十几分钟再动身,对周蓉的一再催促无动于衷,还颇觉反感,想跟周蓉杠到底,认为姥爷周志刚已经退休,要拍个全家福什么时候拍不行,再说就差这最后一点点了,看完再去又能碍着什么呢。周蓉觉着大人们等这个全家福等了好久了,大家都准备好了,要出门去拍了,冯玥这个时候使性子太不懂事了。两人因此吵了起来,周蓉把电视关了后,冯玥更是恼火,直接离家出走,啥也不管。

冯玥的任性让周蓉很尴尬,那句“生我那么多年都没管过我,怎么现在就管我了”的话更是让她难过。虽然冯玥说的都是事实,这么多年来,她没把女儿放身边,确实没怎么管过女儿,可心里确是一直有女儿的,夫妻俩一直在努力争取分到房子,奈何总分不到,而他们夫妻又坚持要给到冯玥一个房间才能接回来,也就一直没接成。冯玥的表现是直接忽视他们的爱,更不理解他们的难处,只知道报复。

难过的周蓉跑到冯玥房间,看到她的获奖作文,更觉难过。这次作文比赛是命题作文《我的妈妈》,若不是这么一个命题,可能在女儿的作文里不会有关于自己的内容。然而即使写了自己,内容也是扎心,里头全是挑妈妈的优点写,把妈妈夸得跟朵花似的,没有一句女儿跟妈妈的日常,这让周蓉觉得自己跟女儿很有距离感,想起刚才冯玥在全家面前让她难堪更是难过。哥哥周秉义前来安慰也没用,还回忆起以前的事。

周蓉说她生冯玥时是在夜里,那天化成在工地没回来,她一个人在大山的山洞里,连脐带都是自己剪的,害怕极了。她读大学时只要她一有假期就陪冯玥,冯玥想要的东西,只要她买得起都会买,有一年为给冯玥买那个会唱歌的娃娃,她足足一个学期馒头就咸菜吃。那年寒假去北京,化成上班,她带冯玥去颐和园玩,冯玥非要在那冰上走,掉冰窟窿里了,是她跳下去给她弄出来的……

对于这些往事,冯玥似乎已经忘记了,或者有的根本不知道,对于知道的应该也是选择性遗忘。就如周秉义安慰周蓉说的——容易记住自己愿意记住的,忘掉不愿意记住的。妈妈的美丽、学历、副教授头衔可以给冯玥带来自豪感,她愿意记住,而周蓉和她相处的时光抵不过别离的日子,快乐与感动远少于痛苦与煎熬,也就不愿记住了。

从冯玥生气出走后和追上来的周楠说的那番话里可以感受到冯玥对没能成长在父母身边有多么的怨恨。她说她特别羡慕周聪,能跟自己的爸爸妈妈在一起,他们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而她从小到大没挨过打,她只是父母名义上的孩子。还说以后她要是做父母了,无论多难一定要把孩子带身边。

不过,冯玥的这一闹剧并没能换来和父母的团聚,哪怕是周秉昆买的三房一厅房子被收回,已经十多岁的冯玥难以再跟周楠等人挤在老屋里,周蓉夫妇依然没接回冯玥。只是这一次是周蓉提出要接回家里,在他们床上再搭个床给冯玥,而冯玥却不愿意,一是跟父母生疏,和父母大眼瞪小眼尴尬,二是不想跟周楠分开。

这就是真实的人世间,人生百态、百态人生,在孙赶超、肖国庆那里,可以全家老小好几口挤一屋,周蓉、冯化成那里却坚持要有两个房间才可以把孩子接回来,这里头的差距或许跟爱孩子的深浅并无关系,倒是跟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有关系。对孙赶超、肖国庆们来说,他们是在全家一起的基础上去讲究生活质量,而周蓉、冯化成们则是团圆要以生活质量为前提。如果冯玥跟周蓉他们是一类人,或许她对自己的父母不会有那么多的抱怨,但从她说的无论多难一定要把孩子带身边的话里,她似乎跟孙赶超他们是一类人,这就决定了她和父母之间的矛盾在没有两间房时一定存在,也难怪冯玥和父母的关系直到周蓉分到两房一厅后才缓和些。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