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退休女教师的7宗“最”

2022年9月18日 by 没有评论

湖南省张家界市有一位高寿77岁的土家族退休女教师罗淑环,一看这名字就知道她是那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太太,只是耳聪目明,精力充沛,仍有一颗闲不下来的火热的心。她的77年,堪称一部普通劳动者的苦难史、奋斗史和成功史。

罗淑环于1951年与小学教师吕大江结为连理,同年当选为大溶溪区安宁乡的妇女主任,任识字夜校教师,开始了她长达36年的执教生涯。1954年任牛角洞大队任小学校长兼炊事员。

牛角洞位于距县城80多里的高寒地区,用罗老太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高山天一半,低峪天一线”,地势险峻,荆棘蔽路,山道泥泞。校舍是一座年久失修、梁柱腐朽的古庙,群鼠乱窜,蛛网密布,室内摆放的不仅有大大小小的菩萨神像,更有当地群众放置的三四十口棺材,看得人心惊胆战。当时25岁的她在毛主席像前宣誓:“我决心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将头发白在牛角洞,牙齿落在牛角洞,全心全意为了党的教育事业献出一切。”胆大心细的她将神像“请”到一边,联系大队通知群众领回棺木,摘下神匾涂成黑板,取下壁板权作课桌,牛角洞小学就这样诞生了。

为了让寨子里的适龄儿童平等享受受教育的权利,年轻的罗淑环脚穿草鞋踏遍了寨子的每一个山头,终于将全寨32名适龄儿童(其中12名女生)全部接来上学了。罗淑环带领学生搞“勤工俭学”,拾了十多担桐籽卖了约300元人民币,将教具添置齐全,还逐年置办了图书室、乒乓球台,学校面貌得到改观。她在师资奇缺的困境下孜孜不倦地备课、讲授、家访,就是寒冬腊月也拄着拐杖赶到每一个学生家检查作业。1962年生三女儿,因无人带课,分娩前半小时她还在上课。生小孩后第三天,罗淑环拖着虚弱的身躯又走上了讲台。在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学生成绩考核年年获优,她也多次出席县级模范教师会议。

1964年8月在领导照顾下,罗淑环调任至禹溪中心完小和夫君共事,两人终于有了共同相处的时间。但牛角洞的干部群众却多次要求调她回去,罗淑环陷入两难。一头是她白手创办犹如亲生骨肉的学校:一头是舒适得多的生活环境和朝思暮想的爱人。她思考再三,慎重地作出决定:我要回去。当年10月她就二上牛角洞,从此又是9年!在牛角洞办学的整整19年,罗淑环穿破了190双草鞋。夏天蚊虫横行,冬天虎狼进村。白天学生满堂,深夜独守孤灯,勇敢要强的她就这样度过了在古庙的7300多个日日夜夜。

牛角洞地处偏僻,虎狼毒蛇出没。有一次罗淑环下山开会,留下两个学生陪伴八岁的大女儿。散会回来发现三个孩子用被子紧紧蒙着头,面如土色,浑身瘫软,汗如雨下。原来一条大蛇不知怎的闪进家里,昂着头四处游走乱窜,幸亏没有伤及她们。受了那次惊吓,大女儿高烧不退,住院半月才愈。从此罗淑环下山,再也没学生愿意冒险陪伴她女儿了。

1958年多所小学合并,工作繁忙,罗淑环将刚一岁的孩子童生送回爷爷奶奶家。不料孩子与母亲感情甚笃,分别后几个月思恋成疾,忧虑伤肝,变得痴痴呆呆。不久便辞世;1965年她的另一个孩子学敏因食物中毒上吐下泻,牛角洞缺乏基本的医疗条件,罗淑环因为代课而延误了时间,孩子失水死亡,就葬在牛角洞。两个孩子的夭折使罗淑环无比悲痛。

1959年罗淑环的学校荣获省级红旗学校,她获得省教育厅颁发的奖金180元。面对这笔相当于她一年工资的奖金,罗淑环全额捐给了禹溪中心完小。牛角洞的学校从无到有,从文盲之地到人才济济,首届毕业的32个学生中就有8个党员,学历有大学、师范、高中等,不少人在政府各个机关任职。这是罗淑环最感欣慰的。

1973年罗淑环被组织调回家乡,她说到做到,25岁来,45岁走,头发已经花白。

回家乡后的罗淑环首先在大溶溪完小任六年级班主任,后她带的班升学率达98%,蝉联八年区统考成绩冠军。1981年调龙盘岗小学任校长,龙盘岗小学成为连年学区学分第一的优校。1984年她任大悲奄完小四年级班主任,在一年时间内,把摸底考试平均分仅19.8分的最差班改造成全区统考成绩第二的“奇迹班”。1985年她任教于二家河完小,与校长即夫君吕大江合作,经过苦战一年学校学分获全区第二,以后年年荣登全区学分榜首。看着罗淑环调动频繁的工作历程,发现她就像一剂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不论到哪儿,都能克服困难,最终获取教学的累累硕果。

最生动的晚年:1988年罗淑环退了休,但一点没闲着。孩子们相继工作,家境逐年好转。1983年修的木房现在已经翻修成面积1280平方米的五层楼,一部分房间用于出租,由她管理,年收租金四万元。儿女们为了让她歇歇,带着她们老两口出门旅游散心,北京、旅顺、三峡,单张家界风景区她就去了好几次,二老走走停停,很是惬意。平时她还十分热心地给邻家孩子辅导作业,给群众写书信、申请、报告,向老人宣传三个保健原则,劝耕劝读,每天都过得忙碌而充实。现在的罗淑环依然不肯歇下来颐养天年,最近她正积极参与当地的全国族谱编纂工作,出钱出力,忙得不亦乐乎。

2004年末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赴张家界演出,大女儿给年事已高的罗淑环买了票。笑星潘长江演唱歌曲《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时设计了观众互动环节,现场要找两位观众配戏,分别上台“做”他的媳妇和妈妈。罗淑环在万余观众中被潘哥幸运地选中,临时当上了他的老妈。潘哥唱得动情投入,罗淑环也毫不逊色,落落大方地伸出手慈爱地抚摸着潘哥那标志鲜明的头,十分默契自然,犹如一对真正的母子。浓浓的亲情感染了现场每一位观众,将演出推向高潮。演出结束后罗淑环成了本土“明星”,走在街上许多群众都能认出她来,纷纷热情地招呼她。外孙女也开玩笑说她是不是和潘哥私下商量好了,要认他做干儿子啊。潘长江回京后多次给罗淑环来信,还寄来照片,请她到北京去,他想给“罗妈妈”尽一份做“儿子”的孝心。

罗淑环的大女儿、大女婿均是大学教授,一硕一博;大儿为中学教师;次女williamhill威廉希尔、女婿均在银行工作;三女是幼儿教师,女婿在政府部门工作;次子在水电部门工作。孙子孙女也都是重点高中、大学的学生。整个大家庭中包括罗淑环,夫君吕大江、大女儿、大女婿、大儿子、三女儿都在(或曾在)教育战线上工作,堪称真正的教师世家,这是她最自豪和骄傲的事。

就是这么一位平凡的老奶奶,她说自己也没什么过高的追求,只是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只是不忘时刻提醒自己“牢记周总理的教导:‘春蚕欲死丝方尽’” ,她要“将最后一根丝都吐出来献给人民,献给子孙。”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